Ze

 

“钟意于死神,钟情于你。”

绑。

“夏天!”

白敬安一手拽住了夏天。

他的队友怒气冲冲,眼里有着崩开飞溅的星火,看起来就是要给什么人找点麻烦的模样。这里是一场晚宴,他们每个人都穿着手工定制的礼服,胸前别着精美到像是艺术品的胸针,还打了像模像样的领结——领结是白敬安给夏天系上的,他自己系时总觉得把脖子拴得太紧,烦躁得简直想要呕吐,或者想杀个什么人。

现在那种想要杀人的心情再次回归了。

夏天在前几天参演了一档节目,还拍了个小短片。他着实没有什么演戏的经验,不过没什么关系,大家要看的也并非他的演技。他现在是一位当红的杀戮秀明星了,人们着迷于他的身手、他的笑容、他满不在乎的傲慢态度、以及他骨子里席卷一切的毁灭欲望。电视台嗅到了利益的味道,他们总是对这样的味道异常敏感,像是蚂蚁嗅到了蜂蜜;他们把夏天的形象改头换面地包装起来,并希望能在其中点缀些什么。

于是那个短片中安排了一位女主演,她成为电视台投石问路时扔下的石头。

她表现不错,不过依旧被掩盖在夏天的光芒之下,并没有被舆论看好;更要命的是,有几个没能对夏天得手的畜生已经对那女孩打起了主意。

这个宴会成了他们实施暴行的地方。

等他们赶到时,女孩已经被撕扯得流了满地鲜血,因为过于痛苦而自尽了。

夏天简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做点什么。

“你不能去,你知道他们在针对谁。”白敬安的反应很快,说话声音很低,手上力度大得出乎意料;夏天往后一扯,竟然没能挣开。

他又觉得那种眩晕混合着反胃一路升腾到自己的脑海,灼烧感遍布在灵魂的脉络中,让他愤怒得发抖,也让他准备杀人的手前所未有地平静稳固。他满心怒火,只想拿点什么,磷粉或者硝化甘油,把他们全部杀死,炸得连残渣都不会剩下。

“所以我会去。他们在意的是你的反应,不会注意到我身上。你作为我的后援,不要让自己太早暴露出来。”白敬安继续说道。他这话说得理所应当,平和到毫无起伏;明明是要替队友去杀死一群位高权重的人渣,听起来却像是要帮队友扔垃圾一样淡然。

夏天手上绷紧的力度不由得放松下来,他转过头去,深深地看了队友一眼。

“我不同意。”他坚持道。

“为什么?”白敬安皱了皱眉头。夏天近来已经很少有违背他指令的时候,他是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是……

“什么叫‘不会注意到你’?你可是我现在名义上的‘经营对象’,不管是我们两个人有谁杀了人,只要暴露,都会追究到对方头上来的。”

夏天紧盯着白敬安。他当然知道白敬安是为了他好,想要为他分担一部分注意力;他又想起刚认识白敬安的时候,这个人对谁都是一副寡淡无趣的面孔,生怕别人多看他一眼。

如今他是自己最可靠的搭档了。

夏天把白敬安拉到人多一些的地方。这个新生的杀戮秀明星脸上依旧有着怒火,气势强悍得令人不敢靠近;然而他猛然凑了过去,浑不在意旁观者惊讶的目光,把嘴唇覆到队友的唇上去,给人一个饱含杀气的亲吻。

实际上这个亲吻更像是嘴唇间过于粗暴的碰撞,他原本连怎样与男人亲吻都不知道。

“小白,现在我们绑在一起了。照原计划,我去杀死他们,你来做我的战术规划和后备支援,好不好?”

“……好。”

白敬安听到自己模糊的回答。

评论(1)
热度(31)

© 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