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钟意于死神,钟情于你。”

高考应援短打,龙族相关。

路明非觉得自己是在梦里。
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原因也简单——四年前的他此时此刻正在自己眼前,半死不活地趴在课桌上,对着厚厚一叠模拟题频频点头。这个点头倒不是“赞许”的意思,单纯就是因为没睡好觉太困了而已。路明非打眼往那卷子上面一看,知识点攒成一大片黑压压的油墨密密麻麻排在纸上,如今作为“职业屠龙高手”的他也不太能答得上来了。
其实在高中时他还是能有条有理把卷子写下来的,先不说水平如何,起码认真程度摆在那里,毕竟他也是曾梦想过和暗恋女生考进同一所大学的人。现在他回想起过去的高中生活,顿觉这才是比他大学四年黑得还要彻底的黑历史,什么屌丝自作多情单恋校园女神的惨痛经历(虽然后来进了大学也是走了同样的套路)在他所谓的“学生会主席传奇经历”中似乎显得有点low。不过他一向自认自己本来也没什么逼格,穿了黄金甲的野狗也只是野狗罢了,即使是一次失败的单恋,他也觉得其中有可供怀念的地方,因此并不为眼前的情景而感觉到有什么不快,只是一瞬间很想叼着草蹲在过去那个自己的旁边,再像从前一样漫无目的地发会儿呆。
但是旁边已经有人占了位置。也不算是人,确切来说是魔鬼,长得人见人爱穿得人模狗样,一张稚气的脸,漂亮得就他妈跟教堂壁画上的天使似的,眼里跳跃着鎏金镀染的火光,偶尔眨眼时的明灭更像是随风摇曳,看上去轻轻浅浅,不带一丝人间烟火的味儿。
魔鬼路鸣泽老神在在地坐在对“龙族”一无所知的小白高中生路明非对面,穿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仕兰校服,还是儿童身材版本的,合身到仿佛他也本该在这里上学一般。但四年前那个路屌丝是看不到他的,只有四年后的路主席看得到他的动作,看着他理所当然地坐在路屌丝同桌的位置上,还撑着脸大大方方欣赏起路屌丝挣扎的睡姿来。他只有八九岁孩子的身量,坐在高中生的课桌前双脚甚至够不到地,晃悠着一双未成年儿童特有的纤细的小腿,在奋笔疾书的一群人里格格不入地悠闲着,看得路主席很想上去给他后脑勺一巴掌;但以这个梦的走向来看,这小魔鬼和四年前路明非所在的场景才是同步的,所以现在路明非就算过去也打不到什么实体的东西上,只得收起满肚子的官司继续看下去。
从前路明非一直以为他去卡塞尔学院是个隐藏选项,如果他没有选择入学卡塞尔,他就会像所有普通屌丝高中生一样去一所勉强处于二线三线的大学,顺着这条道路平平淡淡过完一生。但他现在突然发现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很多事都早已注定乃至于变成必然。即使他从前就知道路鸣泽有多了解他的过去甚至是未来,亲眼目睹这魔鬼就这么一直守在他身边,就又是另一种感觉了。在路明非印象里路鸣泽一向话唠得很,活像跑保险多年的推销员,一会儿不提他那“灵魂买卖”的服务就浑身难受,难得安静下来反倒让路明非有点不适应。而那边路鸣泽所注视着的、四年前的路明非昏昏沉沉了大半节课,终于在最后一次大幅度点头中清醒了一些,却不忙着做题,先歪过头去让视线从极为刁钻的角度穿过层层用教科书和试题铸就的高墙,远远地看一眼陈雯雯穿着白色连衣裙纤瘦的背影。
果然是货真价实的屌丝,满脑子女神不说,还没有半点出息可言。路鸣泽在一边冷眼旁观,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样。已经和魔鬼打过四年交到的路明非一看就知道他这表情是要准备神棍式的说教了,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四年前的自己还是为四年前的路鸣泽——你就算在这儿说也没用啊,那时候的我也听不到(听到了也不一定信就是了),你说个什么劲儿呢?
“都说过了吧?屌丝单恋女神,为此不断奋斗并且最终成功逆袭的童话是很难实现的,哥哥。”
“我知道啊,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想试试。”
四年后的路明非开口回道。他说的话路鸣泽也听不到,但没办法,他就是想说而已。他知道路鸣泽说得一定是对的,句句属实。小魔鬼会为了让他踩进圈套而诱导他,但实际上这种“诱导”最多也只是瞒过一部分事实,路鸣泽是个有原则的奸商,在关乎路明非本身的事上从没作过一句假,所以每次他说出尖锐言辞时都能准确戳中路明非心中脆弱的点,可谓刀刀见血。路明非以前以为路鸣泽是为了交易才会这样,可他后来又觉得不止如此,不然为什么每次路鸣泽嘲讽他时,要摆出一副比他更难过的模样?
原来魔鬼也有情绪需要通过语言发泄的时候吗?
“她喜欢的不是你,也永远不会是你,没有了权与力的你不会被任何人所爱——除了我,也只有我啊。”
“怎么又是权与力的调调,这么多年你们魔鬼不会学点别的课题么?”
“你的努力不会有任何意义。你迟早是要被拽到另一个世界的,然后坠向深渊,在绝望和孤独里挣扎,直到没人能看见你为止。”
“你剧透了啊少年,不过反正我是穿越过来的,你说的我都经历过了,在我面前装预言家也拽不起来的。”
“你非要装作愚蠢的样子,还要用这副愚蠢的样子在人群中试图努力向上。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事了,这对你来说只是无用功,可你还对此一无所知,真可怜啊,路明非。”
“可怜你个头,无用功你个头,努力还不是好事了?魔鬼的处世观怎么这么不积极呢,要不要我给你约个心理医生看看?”
“你不会幸福,追求幸福的姿态也因此比小丑还难看。”
“我本来长得就不好看,和我幸福或者姓路没什么联系……”
“但我现在也干涉不了你,所以你就这样无望地努力下去吧。”
“所以你说这一通又是想做什么?就你话多是不是?”
“只要拿到什么结果你都不会后悔就可以了。”
“……画风怎么说变就变的啊。”
“反正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的,哥哥。”
“你别看了,跟个偷窥狂似的……”
“加油咯。”
“……”
四年后的路明非哽了哽,回不下去了。
四年前的路明非在看一眼女神之后心情似乎不错,写题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仔细一看,鳖爬的字迹也比以前更规整了几分,看上去似模似样的。他对这边隔空对过的嘴炮一无所知,依旧沉浸在“屌丝逆袭”的旧梦里,偶尔露出喜滋滋又傻乎乎的表情,看得路主席都自觉丢人。可他心情突然就好了一些,走过去从路屌丝的课本里抽出一根被当做书签的半干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笑了起来。
细看他精心设计出的造型和服装之下,那张脸上表情还是喜滋滋又傻乎乎的。
和四年前一模一样。

评论(1)
热度(9)

© 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