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钟意于死神,钟情于你。”

那个你。

最最特别的、独一无二的那个你。念你名时,上下两瓣唇经潜意识拨弄张开成煽情的口型,一旦闭合就有含情的底蕴轻巧又悠长地蛰伏在舌尖下。上不见碧落下不入黄泉,触及你双眸的一刻,我落在黛黑睫翼笼着的一双眼波里——
尚不知这眼波对我是含笑还是暗恨,可又哪能及得上去分辨?
这天地之大不见边际,我漂泊已久不知归期。我曾逆流前行,曾随波逐流,或特立独行,或人云亦云;我白日日日勾画一张风流好皮囊,谈笑风生给人看,深夜夜夜却得把这皮囊揭开晾上耻辱柱,惶惑不得一场好眠。世间于我是台前还是幕后,人间于我是玩耍还是折磨,我在地狱修罗道里磨烂了十八层的好血肉,又绞碎了四十九次的软心肠,生了又死,恍惚梦醒后低头往手上看,竟还没有一把像我内里一样干枯腐朽的斧头。再往前看,上不见碧落下不入黄泉,触及你双眸的一刻,我落在黛黑睫翼笼着的一双眼波里。
什么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也形容不得我此时的透彻——原来经年来受这些苦难,是为不让我将来的幸运失衡。将来的幸运如今来到我的眼前,来到我的命中,我却从未有过命中苦尽甘来之感。与之相反,我总怕我受的苦难还不够苦,疼痛还不够疼,连你这一眼也要再收回去;我便把自己能给的都给了你,磨烂了的血肉和绞碎了的心肠,一副风流皮囊和千万惶惑感情。我囊萤作蜡,还想把皎月摘了献到你面前,被你双眼桎梏还不敢正视你双眼;浑浑噩噩而又无比清醒地,卑微而又坦然地,面对着你微笑起来。

评论
热度(1)

© 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