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钟意于死神,钟情于你。”

你是万千山川与河流。

这话从谁嘴里说出来都矫情得很,唯独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显得很有意思;没什么特别的道理,不过是物以稀为贵。

说完他显然就后悔了,后悔是正常反应,也是我想看到的;同样没什么特别的道理,不过是物以稀为贵。

我忍不住嘻嘻地笑,连镜子都不用照就知道我笑得多讨打。我的笑又是极其不稀罕的,翻来覆去也只能叠出个大大的“烦”字。这加剧了他的咬牙切齿,按理说他该装作若无其事,把那句剖心露肺的话轻轻抚平掩盖过去;可他还是转过头来,恶声恶气地加了一句,弄巧成拙,欲盖弥彰。

“山川是荒山,河流是污流——你真的太招人厌了,别想让我再说好听的话。”

又粗暴又愚蠢地将自己剖开的心肺蒙上一层肮脏泥泞,和着发黑的鲜血就在我眼前,散发出腥臭味。他还怕我看不到似的,在上面肆意挥洒着所有的不堪,这么一圈下来别说人心,怕是石头都要变个面目全非。他不嫌痛,为了那点可笑可爱可敬可气的骄傲自尊,他是丝毫都不嫌痛的,连血垢都在风化中干瘪了;我自然也不能辜负他一番深情,珍之重之将那颗破烂捧在手心,低下头吻了一吻,然后扔在脚下,用脚尖转过小半周反复碾压,将它正中隐藏得最好的那一点点还新鲜的血肉,踩成了和它外表同样不堪的模样。

“噗嗤。”

也不知道那是液体流出的声音,还是谁的笑声。

评论
热度(1)

© 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