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钟意于死神,钟情于你。”

“我不想活着,却被活的姿态吸引着。”
*
我把酒杯往吧台上一放,对着周围光鲜漂亮的年轻面孔露出一点笑容来。其实从对面各色酒瓶上映出的倒影看来,那表情无疑有些蹩脚,但是除了我不会有几个人看出来。这不是一种自鸣得意的心境,反过来,因为我无法好好融入他们(尽管表面上根本并非如此,我看起来和他们亲如一家人),让我心里蒸腾起一丝极其浅薄又迷乱的悲哀,可真要这么说出来,也显得太自以为是了。
差别在于他们是“醉生”,而我是“梦死”。
文字游戏并不好玩,但是如果在文字方面我都无法作出区分,我就会陷入不知名的恐慌当中。大概怪物变作人形时也总要小心翼翼地将这个秘密记在心里,而不是得意忘形地把自己也看做是人——自以为变成人类,或者真的变成人类,无论哪边都是非常危险的。
危险,危险,危险……危险总是无处不在,只是我不能说出口,也就帮它们做了别样的掩饰。我期待着从它们当中解脱,黑漆漆的路途尽头非要有一个漂漂亮亮的死亡才行。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我还是被淤泥和淤血沾染得面目全非,彳亍着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才会到达尽头(尽管我知道,尽头是名为“死亡”的地方)。
或许一时疲惫,我被某种除开“危险”以外的东西晃了眼睛。与灯火相似又与灯火不同,我觉得那是幻觉,可它总在那里自顾自地燃着,竟给我了生生不息之感。它与我截然不同,可若说要将我拯救出来,也绝无可能;别开目光不行,靠得太近也不行。
也只能看着。
酒吧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我漫不经心地打了个酒气弥漫的哈欠,就用眼角那一点余光瞥过去,看到了披一身风尘而来的故人,还有他眸中倒映出的,以灯火为本源又与灯火不同的光。
我笑起来。
“晚上好啊,织田作。”

评论
热度(9)

© Ze | Powered by LOFTER